商会简介
人才推荐
你当前位置:首页>商会简介
商会简介

商会耕耘六十载 丹心一片报国情——追忆原市民建会名誉主委和原市工商联名誉会长陆去浮

[发布时间:2012-4-21]

邵卓敏

   

    他从腥风血雨的黑暗中一路走来,他在执着追求的理想中不断奋进;他将近一个世纪的生活经历,是淮南民族(营)经济曲折发展的生动写照,他60年的商会工作,是淮南新老工商业者承上启下的纽带。他虽然已离去五个年头,但他一生奉献民建会、工商联的无私精神仍在激励鞭策着和他共同工作过的同志,与熟悉他的民营企业家——他就是原民建淮南市委名誉主委和原市工商联名誉会长陆去浮老人。

苦心经营     难脱厄运   
    1914年,陆老出生在怀远县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幼时只读过几年私塾,从小聪颖好学,练就一手好毛笔字。生活的艰辛与贫困教育了他、磨炼了他,十多岁就经商做生意,以此来养家糊口。由于他勤恳忠厚,被洛河街汪家酱园店的老板看中,收为学徒。陆去浮勤奋好学,很快就掌握了各种腌渍酱菜的技能,又博采南北酱菜之长,有所创新,并花色品种不断增加。陆去浮年少气刚,踌躇满志,一心要做大生意,来实现自己的抱负。他把目光瞄向了当时市民集中的要镇田家庵,他帮助老板购地盖房,在田家庵北头盖起上下两层近30间楼房,仍是前店后铺自产自销酱菜,规模在田家庵首屈一指。可是好景不长,日本侵略军践踏了淮南,老百姓纷纷外出逃难,汪家酱园店只得散伙。
受到挫折的陆去浮并不气馁,跑行商,贩百货,穿梭在蚌埠、淮南之间。他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在田家庵与人合股开聚盛绸布店,生意很火红。日本兵、汉奸三天两日来骚扰,陆去浮不堪耻辱,只做了三年便愤然离去,携家回洛河街务农。一直到日军投降后,才重新回到田家庵,被胜利浴池聘为管事。
喜逢新生    献身商会
   1949年1月,淮南解放。从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他,面对新社会的曙光,他看到了国家希望的所在,他感到自己已来到了英雄有用武的时代,他决心一生跟定共产党。他又重操喜爱的行业酱园业,在田家庵办起了酱园店。他遵纪守法经营,不断大生意,为恢复和繁荣建国初期的国民经济尽到一个民族工商业者的应尽的责任。由于他表现进步,又具有社会感召力,被人民政府聘为社会治安员,分别被推荐为市、区第一届人大代表,省、市第一届政协委员。
    从1951年起,陆去浮就开始参与淮南市工商联的筹建工作。他紧跟党和政府,在工商界大力宣传“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的经济政策,帮助私营工商业者消除思想顾虑,稳定生产经营情绪,提高恢复和发展生产经营的信心,对解放初期田家庵地区迅速恢复市场经济起到较好的带头作用。1953年8月,淮南市工商业联合会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召开,陆去浮当选为副主任委员,分管田家庵区工商业,并兼任酱园业同业公会主委、手工业联合会主委。从那时起,陆去浮就情系商会,伴随着淮南市工商联的发展与壮大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路程。他就象一名辛勤的园丁,一名睿智的导师,用自己毕生的心血与智慧,浇溉和耕耘着商会,他的一生都和工商联维系在一起。无论是在三反五反运动中,还是在公私合营的高潮中。陆去浮始终对党忠心恳恳,带领广大工商联会员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文革期间,工商联停止会务活动,陆去浮被打成反动资产阶级分子,戴黑袖章,蹲“牛棚”,下放农村。逆境并没有动摇他对理想的追求,专政下的强制劳动反而强健了他的体魄,坚强了他的意志,增添了他战胜厄运的勇气和信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拔乱反正,中断了十几年活动的各地工商联组织陆续恢复。1981年淮南市工商联恢复,陆去浮时任副主委。1981年陆去浮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成为淮南民建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1984年,年届70岁高龄的陆去浮分别当选为民建淮南市委一届主委和淮南市工商联七届主委(由于历史的原因,民建会员和工商联会员身份大多交叉,改革开放初期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各级民建会与工商联合署办公,简称“两会”)。作为淮南市工商联的元老和新任“两会”主委,陆去浮的心情是很激动的,他决心遵循邓小平的指示,为民建会、工商联尽一切力量扎扎实实做番事业,实现因文革而被延误的理想。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民建中央、全国工商联提出的共同纲领是“坚定不移跟党走,尽心竭力为四化”在党的政策的感下,一大批原工商业者虽年近花甲、年逾古稀,却多渴望在有生之年为四化建设作出更多的贡献。真可谓“报国之日苦短,报国之心倍切”。在市委、市政府的关怀与领导下,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与配合下,陆去浮充分发挥和调动原工商业者的智慧与才能,使淮南市工商联无论是在协助党和政府落实统战政策,还是开展经济咨询服务、工商专业培训,创办经济实体、安置待业青年,以及对外经济联络等方面,都做出了可喜的贡献。上世纪80年代初期,市工商联协助中共党委和政府,先后对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10名原工商联主委、常委、执委及其他18名被错误处理的工商界人士予以平反,还将1034名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及其他劳动者从原工商业者(资本家)中区别出来。党的政策使这批老会员平反昭雪,极大地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不少老会员来到工商联,对着陆去浮热泪盈眶,表示要在有生之年为工商联多做事业。陆去浮是全省酱园业颇具影响的专家名人,80年代安徽省调味副食品咨询服务中心设在淮南市工商联,陆去浮是咨询服务中心主任,负责全省调味副食品咨询的解答。在陆去浮主委的主持下,淮南市工商联对省内部分市、县调味副食品行业开展专题调研,收集整理传统酱菜生产技术资料,并编撰成书,对全省的酱园业发展做出了贡献。当时我市“两会”中有许多老会员从事中医药,为抢救挖掘我市中医药验方,陆去浮牵头召开我市中医中药研讨会,组织力量收集、整理秘验方,编辑成十几万字的《淮南验方集锦》。上世纪80年代初,有许多被“文化大革命”耽误学业的年轻人,为帮助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者业余学习,市“两会”与市九三学社联合开办淮南工商经济管理学院,学院就设在工商联大院,根据社会需要培训各类专门人才,使许多学员通过在这里的学习拿到了大学文凭。80年代末,又创办中华职业学校,编写各类教材16.7万字。还开办内脂豆腐等52个生产技术培训班,面向全国招生。为帮助待业青年就业,创办团结商店和经济开发服务公司,荣获全国工商联“文明企业”荣誉称号;企业盈利购置了经营场地、职工住宅和建盖了商会大楼,由于淮南市工商联各项工作出色,陆去浮光荣地出席了市、省、全国各民主党派、工商联为四化服务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代表表彰大会。
紧跟形势    服务民营
   二十世纪80年代后期,非公有制经济有了很大发展。由于自然规律,工商联会员日益减少,且绝大多数已退休。如何继续保持工商联的统战性、经济性、民间性,工商联工作的方向在哪里?这是摆在广大工商联干部面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重大课题。中共中央 及时下发了中发[1991]15 号文件,对新时期工商联的主要成员、工作职能和发展方向作出了明确的指示。中共中央指出,工商联“主要是做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思想政治工作”,“在他们中逐渐培养起一支坚决拥护党的领导的积极分子队伍”。在新的历史时期,工商联是党和政府联系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桥梁和纽带,是政府管理非公有制经济的助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工商联不是一代而亡,而是大有作为。陆去浮认真学习深刻理解党中央最新指示精神,带领机关干部积极宣传贯彻落实中央15号文件,转变观念,锐意进取,开拓工商联工作新局面。大力发展非公代表人士入会,补充新鲜血液,在较短时间内平稳地完成了工商联工作职能的转换,组织结构的调整,把工作中心转移到为非公有制经济服务上来。一大批经济上有实力、热爱社会公益事业的民营企业家入会,被推荐为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直接走上了参政议政的政治舞台;一大批跨世纪的民营经济中青年骨干分子充实到工商联各级领导班子;一支拥护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非公有制经济积极分子队伍上世纪90年代中期基本建成,。
1994年9月,淮南市工商联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召开,这次代表大会是市工商联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一次历史性大会。在这次大会上,一批原工商业者将从工商联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一批代表非公有制经济的新生力量将首次走上市工商联的领导岗位,淮南市工商联完成了两代工商业者的新老交替,开始探索民营企业家办商会的新路子。德高望重、80寿龄的陆去浮在九届大会上当选为名誉会长。望着工商联后继有人、人才辈出,这位为工商联事业奋斗了50多年的老人,露了欣慰的微笑。
    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陆去浮老人,并没有告老赋闲,仍一如既往地关注着民建会和工商联事业的发展。陆老最爱看的报纸是《中华工商时报》,最关心的是淮南民营经济的发展。
作为民建淮南市委会的名誉主委和淮南市工商联的名誉会长,他仍然常常参加工商联和民建会的重大活动,仍然积极参政议政,向党和政府建言献策。“听共产党话,跟共产党走,一生交给共产党”,这是工商联成立之初广大会员的共同心声。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半个多世纪以来,陆老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诺言。他是淮南市政协第一至九届委员,第七至九届常委,安徽省政协第一至七届委员;民建淮南市委一届主委,二、三届顾问,四、五届名誉主委;市工商联一至六届副主委,七、八届主委,九届名誉会长,直至2002年,陆老才从民建会、工商联名誉领导人的位子上退下来,是淮南民建会和工商联的开河先驱。半个多世纪,他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荣誉与共。他独特的经历,是老一代民族工商业者的生活缩影,他执着的追求是老一代民族工商业者的精神所存,在陆老身上所体现的,正是许许多多老一代民族工商业者悠悠不尽的报国热情,而这种报国热情现正在被许许多多新一代民营企业家所传承发扬光大。

 

 

 

 

网站首页商会简介商会领导会务动态县区商会创先争优光彩事业维权工作政策法规参政议政民企动态企业招聘